Search

疫情推高了三四线城市的网络外教流动。。

疫情推高了三四线城市的网络外教流动。。

原题:疫情推高了三四线城市的网络外教数量,2月份在美上市的中国网络教育股票股价飙升。许多机构迎来了历史上最高的价格。股价上涨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这场流行病带来的大量新生。这一疫情导致的线下机构停办,也促使在线教育迅速向三四线市场下沉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爆发促进了网络教育的爆炸式增长。相比之下,网络外教的一对一之路在几年前就已经开始了,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稳定的成长期。所以数据是惊人的。今年2月,在美国上市的中国网络教育类股票股价集体飙升,许多机构迎来了历史最高股价。

两大教育巨头新东方和好未来都在名单中。他们的股价分别达到141.76美元和59.47美元的峰值。目前市值分别为210.12亿美元和326.4亿美元。此外,几家市值较小、后IPO的网络教育公司增长势头较强。那些刚刚遭受卖空之苦的人正在了解,虽然股价下跌,但市值仍接近100亿美元。刚刚上市4个月的网易有道,一度达到29.50元的最高价,较发行价上涨173.5%。51talk股价触及34.84美元的历史高点。

今年之前,其股价长期低于10美元,最低为2.30美元。网络教育加速市场下挫、支撑股价上涨的重要原因之一,是这一流行病带来的大量新生。你向谁学习?不久前疫情被披露期间的免费直播班带来了1500万注册学生。这一疫情导致的线下机构停办,也促使在线教育迅速向三四线市场下沉。一位业内人士表示,一线市场竞争激烈,市场饱和度高,客户获取成本高。但是,非一线城市的消费能力和人均收入有了很大提高,人们的教育观念也有了提高,使得市场预期和增长速度明显提高。

事实上,三四线市场已经成为在线教育必不可少的场所。”北京一家在线教育机构的营销人员告诉记者:“春节回家时,在河南省一个三线地级市,我很容易就能吸引上百名学生家长。”。随着网络教育机构市场的下沉,人们对英语学习者的印象也越来越复杂。51talk相关人士告诉《21世纪经济新闻》,近期新增用户中,三、四、五线城市用户居多,小学适龄儿童增多,英语水平低的用户增多。”英语水平为0的用户更为复杂。一线和二线城市的用户年龄与他们的英语水平成正比。

比如,四五岁的孩子属于0级,而10岁以上的孩子属于更高的级别。但在四、五线城市新增用户中,0级用户分散在各个年龄段。有些孩子已经到了五年级和六年级,他们的英语水平仍然是零级。”他说。由于不同线级市场用户的不同特点和需求,要求市场下沉既是一种营销策略,也是一种产品与运营的匹配。一对一的外教组织在产品上做了两大改变。首先,三四线城市的用户多用手机,少用iPad学习。因此该技术在后台进行了优化,以符合三四线城市的用户习惯。

其次,三四线城市的家长和学生不适应浸入式英语教师的学习方式,汉语教师的辅导力度加大。尽管高昂的教师成本潜入市场,但网络教育的“命脉”在于能否盈利。在美国网络教育类股中,网易优道刚刚发布的2019年财报显示,其年净收入同比增长78.4%,亏损额也同比增长两倍以上,约占净收入的一半。Fluent表示,2019年第三季度净亏损同比翻番至2.41亿元。尚德机构2019年第三季度净亏损1.3亿元,跌幅略有收窄。

外教一对一的流失,主要是因为营销和师资成本高。根据今年1月发布的一份分析报告,支付一对一机构客户的费用约为5000-15000元。在师资方面,一对一外教分为北美外教和菲律宾外教两大阵营。据某机构招聘信息显示,北美地区外籍教师的时薪为14-22美元,而单门课程的价格约为120元/25分钟,这意味着仅教师成本就占到60%左右。一些一对一的外教机构以独立承包的方式与平台教师签订合同,不签订全日制劳动合同,可以免交医疗、失业保险和税收。

不过,今年1月,加州AB5法案生效,这将对非全日制劳动经济产生重大影响。据报道,如果雇主未能证明他们所做的工作符合加州最高法院2018年制定的非雇员标准,那么他们就是企业的全职雇员。从而提高企业的劳动成本。一些北美一对一的外籍教师正在通过扩大业务类别来寻求利润空间。今年1月,vipkid正式启动了莱斯在线学校,该校专注于在线直播大班,除了英语之外,还增加了数学科目。在网络教育中使用菲律宾外籍教师的成本是巨大的。

”一位外籍教师对一家机构的负责人说:“由于使用北美教师的毛利只有20%左右,课程收入的80%将用于支付教师工资。”。主营业务一对一改制后,机构毛利率达到70%。这是因为菲律宾教师的工资成本只有美国教师的四分之一。此外,菲律宾和中国之间没有太大的时差,所以学生可以自由选择上课时间。菲律宾教师的频率几乎是美国教师的两倍。菲律宾是世界上第三大英语国家,英语是其官方语言。在菲律宾,许多学生的教科书是用英语或英语和菲律宾语两种语言印刷的,教师经常用英语授课。

在菲律宾,游学曾经是一个重要的行业。在日本和韩国,很多企业会选择派遣员工赴菲律宾考察,一方面作为员工福利,另一方面作为员工技能培训。菲律宾教育部表示,由于英语的高度普及,菲律宾的英语教育相对成熟。每年,国家都会向泰国、越南、柬埔寨、日本、韩国等海外国家派遣英语教师,形成海外“英语经济”。同时,在菲律宾学习英语的留学生也很多。网络教育兴起后,菲律宾的外教资源开始大规模输出。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曾表示,他将向中国推荐菲律宾的英语教育,并力争为10万名菲律宾英语教师“落实工作”。

因此,这一流行病为网络教育的发展提供了契机,而不是网络教育的喘息之机。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认为,这一流行病极大地提高了网络教育的普及和渗透,使资本市场更加深刻地思考了网络教育的长远发展,这对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都是有利的。但特殊事件引发的突发疫情并不正常。疫情爆发后,将恢复产业的原始发展。。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